生产设备

问责压力不足“三公”爽约不足为奇

发布时间:2021-04-02 13:42

  就目前的情形看,无论是中央部委的预算公开,还是三公经费的公开,都还没有实现质的飞跃。因此,进一步的施压是当务之急。应强力要求中央部委率先公开三公经费,以严厉惩戒处罚爽约部委。如此,方能打破三公经费公开秘而不宣的僵局。

  作者:李线日,中国工程院发布去年决算数据。国务院曾三令五申要求中央部门压缩预算,并明令要求各中央部门务必于今年6月将本级三公经费支出情况向社会

  。到目前为止只有科技部与工程院公布,其他部门均未公布。(7月7日《京华时报》)

  今年两会之后,社会各界一度为国务院组成部门将率先公开三公经费,而欢呼雀跃。以此为基础,各界献计献策,寄望所有政府部门早日实现三公经费的公开。未曾料及,大部分中央部门爽约,公然违反国务院的要求。于此,一方面可以看出,三公经费公开之路、预算透明的艰难;也从侧面印证了,三公经费确实如公众所感觉到的那样,金额实在较大,很多部委“无脸”公开。

  作为最为重要的政府信息这一,三公经费当然应该公开。这本质上是为维护和扩大公民的政治、财政预算的参与权。国务院要求公开三公消费,不过是预算公开的一小部分。恰因为三公经费关涉重大,6up,有概数统计,每年高达数千亿甚至过万亿,中国行政成本之高举世瞩目,民愤极大。此类消费,与政府官员的利益相关性极高,涉及财政预算、人大监督等重要制度,所以三公经费的信息公开一直裹足不前。

  封锁主义的阻力。别的部委没有公开,别的地方没有公开,寄望于某一部委、某地主动公开,当然是奢望。谁愿意做这个不讨好的吃螃蟹者呢?从这个角度讲,在高层的推动下,中央部门的带头公开“三公”经费,意义怎么褒奖都不过分。但公开不能停留于口头。而回溯起来,国务院要求中央部门7月6日之前公开三公经费,看似措辞严厉而迎合民意,对于爽约的惩罚却几乎没有。

  于此,中央部委自然有恃无恐,拖一天算一天。也就不奇怪,大部分中央部门和地方政府、机关一样,不太愿意公开三公经费。万里长征难在第一步。遗憾的是,《政府信息公开条例》颁布三年有余,连中央部委对于信息公开,都依旧以面临压力和准备不足作为借口。上行下效,中央部门都不愿意公开,地方政府又如何愿意主动公开呢?

  财政就其本质来说,是政府受公民之托履行公共服务的责任,因而具有更为强烈的“大众化”属性。现代社会中,政府并不是唯一的治理机构,普通公民也完全有能力承担起治理责任,公开正是为了实现公民的知情、参与、监督等权利。何况,政府从来没有看好钱袋子。财政预算、决算、审计,形同虚设,无法控制住畸高不下的三公经费。只有以公开才能敦促三公经费的逐年减少,才能从制度上倒逼预算强化的可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