产品中心

南通锻压终止重大资产重组 两发起人提前出逃

发布时间:2021-02-11 22:50

  自6月7日晚间公告终止筹划重大资产重组以来,这已是南通锻压第二个一字跌停板。根据南通锻压的公告,其将终止收购江阴恒润重工股份有限公司(下称“恒润重工”)。此前,南通锻压曾表示对恒润重工的收购将有利于延伸上市公司的产业链并提高盈利水平。

  此外,《华夏时报》记者发现,南通锻压发起人股东中的创投公司杭州如山创业投资有限公司(下称“如山创投”)已经在公布终止重组前出清所有南通锻压股票,另一发起人通联创业投资股份有限公司(下称“通联创投”)或也已提前清空。

  6月7日晚间,南通锻压公告称,公司在重组推进过程中,经进一步沟通,交易各方在行业未来发展方向、战略规划及经营模式等涉及重组后公司整体后续发展定位关键问题上存在较大分歧,本次重组后难以实现“1+12”的效果,公司决定终止本次重组并向中国证监会申请,撤回本次重组的相关申请文件。

  事实上,在行业形势低迷等影响下,南通锻压虽然能够保证实现的营业收入维持在3亿元左右,6up,但是净利润自从2013年同比大幅下滑逾九成,从千万级别降为百万级别后,至今未有明显缓和,2014年全年,南通锻压实现归属于母公司股东净利润同比增加近八成,但是绝对值仅为303万元左右。

  相比较而言,恒润重工近年财报则较为亮丽,其2013年度和2014年前三季分别盈利1417.1万元和2497.28万元。重组预案显示,2012年、2013年、2014年1-9月,恒润重工的营业收入分别相当于同期南通锻压营业收入的170.16%、164.27%、203.55%,净利润分别相当于同期南通锻压净利润的147.91%、841.66%、1684.96%,全面超过南通锻压。

  此外,恒润重工股东给出的业绩承诺为,2015年、2016年、2017年的扣非净利润分别不低于4500万元、5200万元、6000万元。

  而南通锻压收购恒润重工此前曾被认为是其整合产业链、切入新能源领域的重要举措。南通锻压主营液压机和机械压力机,恒润重工主要为风电等新能源行业配套制造辗制环形锻件和锻制法兰,恒润重工处于南通锻压产业链下游,与南通锻压之间为金属成形产品制造商和金属成形设备提供商的关系。

  为了收购恒润重工,南通锻压从去年9月份开始停牌,三个月后复牌公告重大资产重组预案,今年2月和3月,南通锻压发布重大资产重组报告书草案并经股东会审议通过,报至证监会受理。

  “说实话没收购下来确实很可惜,我们公司在这个项目上耗费了不少精力、人力、物力。”6月9日,记者以投资者身份致电南通锻压,其证券部工作人员表示,“4月30日,我们收到证监会的反馈意见,随后开始准备材料回复。其实这次回复主要是标的公司的一些情况,但恒润很多相关的材料没弄出来,而且我们深入沟通后发现双方在大的问题上存在较大分歧。所以进行了终止。”

  记者查阅上述证监会的反馈意见通知书发现,证监会着重对恒润重工此前IPO情况撤回申请以及财务状况进行了提问。

  据了解,恒润重工在2011年11月就开始接受光大证券股份有限公司的辅导,拟冲刺IPO,但于今年7月份被列入终止审查名单,而恒润重工还曾一度被看好上市后将超越中南重工(002445)成为新的行业龙头企业。

  恒润重工终止IPO和终止被收购的原因为何?为此记者于6月9日致电恒润重工相关负责人,但其办公室电话一直无人接听。

  “我们了解到的情况是恒润重工之前因为行业形势不景气,就把IPO材料撤掉了,撤掉之后和我们开始谈判收购。”上述南通锻压证券部工作人员表示,3个月不能筹划重大事项期满后,“我们可能不大会考虑再和恒润重工合作收购了,但后续公司还是会关注同行业上下游的优质企业。”

  记者发现,在此次终止重大资产重组之前,南通锻压的两位发起人股东如山创投和通联创投或已清空持有了近5年的南通锻压股票,而且获利颇丰。

  如山创投和通联创投同处杭州市,注册资本都为3亿元,均主要致力于实业投资。两创投也都是在南通锻压上市前一年入股:2010年10月,如山创投对南通锻压增资600万元,每股增资价格为7元,两个月后,如山创投和通联创投分别认购南通锻压增发的200万股和800万股新股,每股增资价格仍为7元。如此计算,如山创投和通联创投都是以5600万元入股的南通锻压。

  据记者统计,如山创投于2013年解禁期满就开始减持了120万股左右,当时减持均价约8.5元/股;2014年2月-2015年2月的一年时间内,如山创投以14元左右的价格分8次减持了478.67万股;而今年4月份以来,南通锻压股价一路屡创新高,如山创投以21-36元/股不等的价格分7次减持完手中剩余的南通锻压股份。经计算,如山创投减持股份市值合计达1.29亿元。

  通联创投开始减持的时间点较晚,其从今年2月份开始减持,在2月份当月分5次以14.5元/股左右的价格共计减持128万股,3月3日,通联创投减持34万股,减持均价为15.25元/股,至此通联创投持有上市公司股份数降为638万股,占比4.98%,低于5%。而根据南通锻压2015年一季度报告,截至2015年3月31日,通联创投的持股数已降为405.65万股。

  南通锻压董秘张剑锋曾对此表示,这两家公司股东的减持行为应该是出于其自身的经营计划及资金需求而进行的,与上市公司并无关联。

  “今年股市行情走得比较好,股价不错的时候这两家创投在慢慢减持。他们入股到现在也4年多了。”上述证券部工作人员表示,通联创投有可能也把股份全都卖掉了,它最后一次披露时持股比例已经低于5%,后面再减持就不需要公告,“而我们没看到最新的股东名册,也不能确切地回答,投资者必须看半年报才能判断通联创投是否减持。”

  据统计,今年4月1日起到6月2日(南通锻压停牌前)的43个交易日内,南通锻压股价区间涨幅为118.6%,成交额达68.9亿元,区间换手率为475.88%,加权均价为30.15元/股,若以此价格作为通联创投剩余股份的减持均价,且通联创投确实已经在南通锻压停牌前减持完毕的线亿元。

  值得注意的是,6月2日,南通锻压公告称收到董事刘志彬先生的书面辞呈,刘志彬先生因个人原因辞去担任的公司第二届董事会董事、董事会战略委员会委员职务,辞职后不再担任公司任何职务。而刘志彬从2008年8月起就一直在通联创投工作,历任高级投资经理、投资总监。